妙书楼 > 其他类型 > 总裁老公不约 > 247章:智障
    247章:智障

    “你当我是智障啊!白痴!”

    高歆童和他急了起来:“你说谁白痴啊!你才像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不对,你应该叫二百五才对!”

    这女人还和他较量上了呢!林覃忽然觉的这个女人其实挺搞笑的,她一定是猴子派来搞笑的。

    “我说你怎么像个逗比啊!你觉的你的人是可以从天而降,还是有通天本事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啊,无聊!”林覃显然觉的她是在吹牛,不好玩啊,这会儿贺霆深应该已经得手了吧,他还是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寻找他的车吧。

    他没时间和这个女人在这里逗留。

    “你骂我什么?你才煞笔呢!你给我站住,姐姐让你走了吗?”高歆童气呼呼地追了上来,可是谁叫人家的腿长,她的腿短,怎么追也追不上。

    林覃故意放慢了脚步,让她跟上自己,这荒郊野岭的,将她一个女孩子丢在这种地方,好像有些不道义。

    “你要是改变态度,能够好好和我说话的话,我还能考虑待会载你一程。你也知道这地方很难打车的,又没有信号,要是再碰上几个地痞流氓之类的,我看你这小性命很是堪忧哦!”

    “吓唬谁呢?你以为姐姐想不出办法回去吗?你别再这里恐吓人了!”高歆童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其实还是挺害怕的,鬼知道她现在在执拗过什么。

    看着已经不自觉朝他靠过来的女人,林覃从后面拍了下她的屁股,大叫了一声:“有蛇啊!”

    “啊!哪里有蛇?”高歆童吓地跳了起来,她最怕蛇了,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蛇?不对这种地方蛇最多才是!

    林覃笑地前俯后仰:“我骗你的,还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呢,结果一条蛇就把你吓成这样了!胆小鬼啊!”

    高歆童推了他一把,不悦地说:“你骗我做什么?你一个大男人不无聊啊!神经病啊你!小心待会真的有蛇咬你!”

    反正能用上的骂人的词语,她都用上了,谁叫这个男人这么可恶!

    林覃咧嘴一笑:“你还真说对了,我现在确实无聊啊!无聊的要死,我不吓唬吓唬你,我觉的那盆洗脚水被你白泼了!”

    说来说去,他还在记恨泼他洗脚水啊!小家子气!

    “你一个大男人心眼怎么这么小啊!你这么小心眼,小心生儿子没屁眼!娶老婆娶个麻子脸!”

    “你说话真毒!你嘴巴这么歹毒,小心没人娶你!”林覃指着她气愤地说。

    她朝他做鬼脸,“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男人可能娶不到老婆,但是女人不愁嫁出去。”

    算了算了,他何必和一个女人计较,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

    说不过她了吧?放弃了吧?就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

    高歆童得意地走在后面,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坐在了草丛里。

    “哎呀!”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脚好像扭到了,她痛的直叫唤。

    林覃回头见她一脸狼狈,本来想取笑她一把的,可是见她一脸痛苦的样子,他也就没有了捉弄她的想法了。

    “怎么了?遭报应了吧?谁叫你做人不留点口德,现在知道厉害了吧?”他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想替她检查下伤势,却被她一把挡开了。

    “谁要你看了!我有叫你看我的伤势吗?自作多情!我不用你管啊!你走开点!”高歆童痛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是又不想被这个男人看扁,谁叫他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在欺负她。

    她看起来有那么好欺负吗?

    见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林覃瞬间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

    他一把搭起她的手甩在了他的肩膀上,她不客气地甩开了他的手。

    “你要干什么?趁火打劫还是怎样?”高歆童很是不耐烦地吼道。

    虽然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怜,但是还不至于要求这个男人。

    林覃觉的这个女人很不识好歹,他不过是想帮她一把而已,并没有要害她的意思,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是刺猬形象,好像他会做什么不利于她的事情一样。

    “我可是真心想要帮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这样好了,我不碰你,你自己走行吗?”林覃也算得上是正人君子,就算这里是荒郊野外,他也不会饥渴到对一个陌生女人动手。

    “我当然是自己走了,难道还要你背吗?”高歆童不客气地说道。

    虽然她想逞强一回,但是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站立起来,因为她的脚真的伤的很严重的样子。

    林覃睨着她:“怎么了?刚才不是很能说吗?”

    高歆童被他的话堵得死死的,她是很能说,不代表她就有底气现在可以站起来。

    “投降吗?你要是现在认输的话,我还可以帮你一把,你要是再用这种态度对我,那我可真不管你了!”林覃不想再耗下去了,如果她一直用这种态度对他的话,他决定真的不管她了。

    高歆童咬了咬牙,决定先放弃和他对抗,保命要紧。

    “大哥,那你想我用什么态度对你?”

    “至少你先给我声对不起,我再考虑原谅你吧?”林覃就等着她摆低姿态给他说声对不起,好让她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高歆童翻了下白眼,想乘人之危是吗?

    “说不说?我可是没有一点勉强你的意思哦!”

    还说自己没有一点勉强她的意思,分明就是在乘人之危吗?

    “小人。”高歆童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

    小人就小人吧,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好伐。

    “说还是不说,我再问你一次。”

    “对不起咯。”她说的一点诚意也没有,声音小的更像是蚊子一样。

    林覃竖起耳朵来听:“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说对不起啊!你耳聋啊!”高歆童再次无语地翻白眼。

    “我不聋,我听的很清楚,算你识相,我就勉强拉你一把了。”林覃像是拖货物一样,拽着她的衣领,拉着她往前走。

    高歆童有些不悦地说:“你干什么?我是病人,你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