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楼 > 仙侠修真 > 道无穷尽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全军覆没
    高源一边舞动双掌,杀向朱老八,一边反唇相讥道,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仿佛在这一刻,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去畏惧。

    迎头直上,与妖物相搏,与鬼类厮杀,快意恩仇,这才是我辈修士的生活!

    痛快!痛快!实在是痛快!

    两个人甫一交接,便激烈的打斗了起来,那朱老八也不使用什么术法,就是使用拳脚攻击,不过他这拳脚,却是威力十足。

    每每一交接,便会将高源打的倒飞而去,不过很快的,高源便会卷土重来,又与它纠缠在一起。

    连续几个回合之后,朱老八也不由得郁闷了起来,心说这是什么符箓,效果也太好了吧?自己无论怎么攻击都伤不了他。

    这可怎么办?眼看着那黑老大和鹰王他们已经快将剩下的修士抓捕一空了,这下朱老八再也按耐不住了。

    他竟然出乎预料的突然转身就走,选择了不去和高源纠缠,而是追向了旁边的于青璇与柳飞燕。

    高源看到这一幕,心知不好,自己绝对不能让这怪物去伤害于师妹和柳师姐,她们两个没有护身宝贝,万万不是这怪物的对手。

    想到这里高源立刻紧随其后追了上去,不过这次他却没有选择攻击,而是紧紧的抱住了朱老八的大腿,随后胳膊腿齐齐缠绕上去。

    仿佛一只八爪鱼一般吸附在了朱老八的腿上,这一下搞的朱老八又惊又怒,他赶紧又提起拳头频频砸向高源。

    砸了好半天,朱老八徒然发现,自己根本做的是无用功,这人类小子不知道使得什么符箓,这功效也太变态了。

    自己无论怎么攻击,竟然全然奈何不了他,而这人类小子更是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关节,导致它想走还走不脱。

    勉强奔走的话,也被高源拖累了速度,导致追了半天都没有追上于青璇与柳飞燕。

    而这时候,场中基本上已经没剩下多少修士了,基本上全被鹰王他们抓了个干净。

    不过也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竟然几乎没有被杀死的,全部都是被打断了手脚,或封印了修为,收取了起来。

    那鹰王、皇袍人、以及黑老大;也开始将目光投注向这里,此刻他们三个都是赚的盆满钵满。

    每个人都抓了好几个外来修士,不过一个修士就是一个妖丹,他们也没有人会嫌多,眼见朱老八那边还没拿下高源三人。

    他们也都纷纷往这边扫视了过来,朱老八眼角余光发现之后,吓的毛骨悚然,它再也不敢留手了,身形往下一扑,只一瞬间就化作了原形。

    而随着它化作了原形,高源再也抱不住它的大腿,被它一下甩落,随后朱老八看也不看高源,高昂起头颅,疯狂冲向于青璇和柳飞燕。

    这一下动若脱兔,速度极快,于青璇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一下叼在了口中。

    而柳飞燕见机的早,立刻腾空而起,但是她却也没逃的掉,却是被那赶过来的鹰王随手一抓,就击落再地,随后也被生擒活捉。

    一时之间,场中除了高源之外,再也没有一个修士完好,甚至都没有能够逃脱掉的,全部被鹰王、皇袍、黑老大等人生擒活捉。

    而此刻鹰王等人,以及外围那些妖鬼之流的目光,也全部集中在了高源身上,纷纷纳闷这个外来者是什么来头,明明修为这么差,怎么会有这么强力的宝贝。

    难道他背后有什么大人物做靠山?不应该啊!若是真的有大人物做靠山怎么会被派来我们这囚牢之地送死?

    那朱老八实力跟我们差不多,竟然跟这小子纠缠了那么长时间,而且看那小子明明还是生龙活虎,一点伤也没受的样子。

    这究竟是什么人制作出来的符箓,能有如此神奇效果,竟然能让这小子跟朱老八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再说高源眼见于青璇和柳飞燕全部被抓,尤其是于青璇竟然被那朱老八一口吞进了肚子里,生死不知。

    这个结果真的是让他无法接受,不过自己真的是已经尽力了,尽管自己有庇佑符护身,却也根本无法破掉那朱老八的防御。

    尤其这厮现在变化成了原形,光是身躯就足有几十米上下,自己对它的攻击根本就等于挠痒痒一般,毫无作用。

    这可怎么办?高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乱转,想去继续攻击那朱老八吧,却也知道是无用功。

    而此刻在场的所有人,也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在这一刻,高源只感觉整个空花城中,天上地下,全部都是自己的敌人。

    恐怕自己现在施展地遁之术都无法逃离吧,毕竟那地遁之术想要激发,还需要一个时间,而这么多人环伺之下,自己又如何争取出来那个逃走的时间呢?

    难道自己今天注定要命丧此地了?高源环视了一下四周,心中渐渐升起了绝望,眼下那庇佑符最多还剩一刻钟的时间。

    而庇佑符的功效一旦结束,自己无论天上地下,都将插翅难逃。

    想不到自己这一行人进入这南禹遗迹,本是抱着满心欢喜,期望能得到宝物传承回去,从此平步青云,为宗门所器重。

    到头来却落到了这个下场,也不知道那方虎一行人逃到哪里去了,会不会也是如自己这般下场………..

    这该死的南禹遗迹,该死的南禹上人,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呢?或许人家开放遗迹,只是因为穷极无聊?想要看看热闹?

    而包围我的那群妖鬼之流,看似虎视眈眈,凶神恶煞,在某一些方面跟自己又有什么分别呢,它们不也同样被南禹上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么。

    事到临头,高源到想通了,也洒脱了起来,他施施然往场中一站,四下环视,不卑不亢道:

    “你们这群可怜虫,此刻耀武扬威,其实在本质上,又与我们有何异,今天我高源就站在这里,谁有本事的,便来取我性命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