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楼 > 仙侠修真 > 追魂一笑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潜移默化
    定亲王府的内书房中,气氛一直显得有些压抑。

    在寒冰说完他与侍卫统领朱墨于济世寺中的一番计议之后,萧天绝和浩星明睿都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并未对他所取得的这一极大胜果给予应有的赞赏,而且他们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丝毫欢欣之色。

    寒冰有些无奈地暗自叹了一口气,决定试着调解一下气氛。

    于是,他将目光转向浩星明睿,笑着问道:“舅舅,那位皇帝陛下在看到师父亲笔所写的那封挑战书时,不知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可是被吓坏了?”

    浩星明睿露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道:“惊骇是自然的,但更多的还是恼恨。在那个皇上的心中,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反而皆是别人对不起他。

    其实他会这么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个人一旦拥有了绝对的权力,天下人都要对他俯首帖耳、惟命是从。时间久了,他便完全忘记了该如何自省。”

    “哼!忘记了?我倒是早就想好了,该用什么方法帮他重新想起来!”

    萧天绝在一旁将双拳握得“咔吧”作响,嘴唇气得都有些哆嗦地怒声道:“我便要将这个从不知自省的混账东西关到济世寺中,这辈子都休想再出来!”

    寒冰之所以挑起这个话题来,本意是希望浩星明睿趁机说几句玩笑话,将当时皇上害怕的模样绘声绘色地描述上一番,也好让一直郁郁寡欢的师父能够因此乐上一乐。

    谁想到一向最懂自己心思的舅舅,此刻竟也变得如此木讷起来,说出的话不但没有起到任何活跃气氛的效果,反倒彻底地将师父给惹火了。

    寒冰偷偷地向舅舅撇了撇嘴,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之意。

    随即,他又笑着接过了自己师父的话头道:“师父的这个主意甚好!就把他关在您过去住过的那间禅房中,让他终日守着那座地府的入口,每时每刻都想着护国神柱上的那个他最怕见到的名字。”

    萧天绝竟然十分认真地想了想,方才点头道:“就这么办!我本还想把他直接关在地府中,可又怕他那一身臭气污了神柱!”

    寒冰嘻嘻一笑,道:“那地府中虽然齐集了天下间的宝物,却没有任何可以裹腹之物。若是让他早早就被饿死了,岂不太过便宜了他?”

    “玉儿这话说得有理!确是不能便宜了那个混账东西!每年六哥的祭日我都去把他揪到护国神柱面前,让他给六哥赔罪!”

    萧天绝用力拍着身下那把楠木椅的扶手,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大感痛快的笑容。

    浩星明睿默默看着自己的七叔,唇边不由掠过了一丝苦笑。

    也许将浩星潇启赶下皇位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但最终将会是何等惨烈的一番结局,却是谁都无法预料。

    这期间,不知还要付出多少的牺牲?

    这时,他看到寒冰将含笑的目光投向了自己,心中顿时起了一阵锐痛。

    随即他便努力将唇边的笑容扯得大了些,朗声道:“那一日确是已经不远了!”

    “对,如今有了朱墨这一意外的助力,那一日确是已经不远了!”寒冰也朗声附和道。

    浩星明睿又勉强地笑了笑,却是再难故作轻松地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他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寒冰道:“对了,玉儿,朱墨所发现的那件北人的兵器——破冰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我那晚在离开济世寺之前,拜托了古凝,去寻一件北人的兵器,然后偷偷放到那些大内侍卫的尸身旁边。”

    见自己的七叔和舅舅都同时露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寒冰不由狡黠地笑了笑,接着解释道:“当时我虽不能完全确定郑庸欲抢夺密钥的目的,但实是不能排除其已投靠了北人的可能性。

    他此次的行动没有成功,肯定不会就此善罢干休。一旦他让北人也参与进来,恐怕仅凭济世寺中的僧人,很难保住慧念大师手中的密钥不失。

    而要保护济世寺,最为合适的一支力量,便是驻扎在京郊的十万禁军。

    但是要调动禁军保护济世寺,需得有一个极为恰当的理由。否则,皇上是决不会允许原在北郊的禁军,随意到东郊去布控设防。

    因此济世寺遇袭一事,便不得不被摆到明面上来谈。再者说,那么多大内侍卫死在济世寺中,而当时埋伏于济世寺外的忠义盟中人也都听到了寺内所传出的惨叫声,这件事也根本不可能被完全掩盖住。

    然而济世寺遇袭一事若是被揭开,那些刺客的身份便成了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如果让世人知道此事的真相,护国神柱的秘密就会有暴露的危险。

    作为乾坤密钥的传人,我负有守护神柱之责,自然不能让这种威胁到神柱安全的情形出现。所以我便想到,干脆就将那些大内侍卫指称为北人。

    如此一来,就可以将这件事说成是北人欲抢夺佛舍利的阴谋。禁军便能顺理成章地被派去保护济世寺,而皇上却是找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

    而且,一旦将此事推在北人头上,皇上和郑庸便没有了将其嫁祸给隐族人的机会,同时也让忠义盟就此脱离了干系。

    另外,不揭出那些大内侍卫的身份,还可让济世寺理所当然地置身事外,而皇上也不能以此为借口,追究我行凶杀人的责任。”

    萧天绝和浩星明睿都听得连连点头。

    “不过皇上他会不会怀疑那件破冰锥的来历呢?”萧天绝忍不住问道。

    浩星明睿此时笑着把话给接了过去,“皇上自然会怀疑。郑庸决不会承认那些大内侍卫的身上带着这件东西,而且他也没有必要对皇上隐瞒此事。

    但最终他们也只能怀疑到玉儿的身上,认为玉儿是为了给自己杀死大内侍卫一事脱罪。

    可即使明知道是玉儿干的,他们也只能默认。因为他们也不想将事情闹大,弄不好还会让那些大内侍卫的身份被揭了出来。”

    “我本是打算让京兆府的人去发现那件北人的破冰锥,再由宋青锋予以确认,倒也不会引人怀疑。

    可是后来朱墨又掺和了进来,我便想到试着将他给拉过来,所以故意在他面前提起了那些大内侍卫。

    但对于这位侍卫统领是否会相信我的话,进而下决心去济世寺一探真相这一点,我确是没有多大的把握。

    所以我还是按照先前的计划,去京兆府向段朴青调来了两位捕头。

    谁知事情的发展倒是出奇的顺利,朱墨竟真的去了济世寺。而且他最终也同意,与我们共同对付郑庸那个奸宦。

    说起来,那位禀性颇为固执的朱统领之所以最终会被我说服,实是应该感谢慧念大师亲自出面为我作证,就此打消了他的全部疑虑。”

    寒冰边说边带些感慨地叹了一口气,想起那位修为高深又不失真性情的大师,竟特意为自己备下了那壶珍贵的菩提花茶,他的心中顿时划过了一阵暖流。

    不过寒冰选在此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是存了一种特殊的用意在里面。

    他知道,师父一直为当年慧念大师废了自己宝贝徒弟全身经脉一事而耿耿于怀。

    所以,他希望能够潜移默化地让师父放下过去的恩怨。

    果然,萧天绝在听到寒冰对慧念大师的那番感激之语以后,不仅没有像过去那样沉下脸去,居然还默默点了点头。

    寒冰见了不由心中一喜,却也不去点破,而是继续方才的话题道:“而且这件北人兵刃经朱墨之口得到证实以后,就更加令人信服。除了北人自己,其他不知情者应该都不会将那些刺客与大内侍卫联系在一起了。”

    这时,他又将目光转向浩星明睿道:“舅舅,既然我们如今添了朱墨这一大助力,对付郑庸那奸宦的计划是不是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浩星明睿忽然神秘地一笑,问道:“你此次进来,可发现这府中有些什么变化?”

    “确是多了些或明或暗的护卫,想必都是郑庸派来保护舅舅你这个被吓坏了的假王爷吧?”寒冰调皮地笑道。

    “明是保护,实是监视。他想用我这个假的来逼出那个真的!”

    “哦?”

    寒冰的星眸一闪,略有些惊讶地道:“这奸宦莫非是想让舅舅你打着定亲王的旗号谋反?”

    浩星明睿不由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你小子的脑筋就是转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