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楼 > 玄幻魔法 > 广寒泪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仙剑宗老祖
    风声呼呼在耳边,身体不受控住的下坠,幽冥涧的上空似乎存在在古怪的禁制,体内的元气被压制的半毫也无法调动。

    发现这一事实后,苏情颓然地放弃,另寻其他的解决之道,若是不管不顾,任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只怕是大罗神仙,也得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当然,这只是苏情的猜测,大罗神仙他没有见过,也不会之道其是不是会摔死,不过没有人可以将大罗神仙逼得跳下幽冥涧却是真的。

    千回百转,苏情数次以为可以不用跳幽冥涧,最后的结果仍旧是无法逃脱,不仅如此,还连累的魔仙谷五女和醉青陌陪着他们一并跳了下来。

    两只手分别紧紧抓着两女,狂风呼呼,吹在脸上一片冰凉,身体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逐渐向下,天色也有些模糊,渐渐只剩下黑暗。

    小兽和疾风兽紧紧扒在温柔的肩头,狂风吹得它们毛发乱摆,眼睛半眯着睁不开,苏情试问了一下,发现疾风兽的妖气也已被压制。

    倒是小兽,似乎这片天地间就没什么东西可以影响一般,可惜它身形若不变大,几乎就发挥不出什么作用。

    看着越来越深的黑暗,苏情竭力思索应对之法,他可不甘心就这么直接被摔死。只是修为被压制,就算想也有动作,也是有心无力。

    郁闷地叹了口气,苏情目光看向小兽,如今也唯有将希望寄托在它的身上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渐渐出现一缕光明,光源来自下方,犹如绝境中的人看到希望之光,苏情头脑陡然清醒,并且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去调动体内的元气。

    没有任何的犹豫,苏情运转体内所剩不多的元气,迅疾将自己包裹其中,刚做完这些,眼角余光便看到了底下坚硬的地面,几乎没有任何迟疑,苏情手臂陡然用力,将两女搂入了自己的怀中。

    下一刻,“轰”一声巨响,苏情背部重重砸在地上,激起漫天的灰尘。

    “噗!”

    一口鲜血喷出,苏情身体直接嵌进土中,脑海一阵轰鸣,两眼一黑,便是晕了过去。

    苏情怀中的两女虽没直接摔在地面,却也被震晕了过去,幽冥涧不知多高,从时间上来感知,少说也数万米,那么高地方摔下来,不被震晕才怪。

    所幸是修士,最后关头有元气缓冲了一下,要是凡人,只怕早骨断筋折,成一堆肉泥了。

    幽冥涧外,在苏情等人悉数跳下去后,剑四和青绝围在边上,面色有些难看,眼中闪过犹豫,心里有些不甘。

    “青绝道友,要不我们也下去,看看他们死了没?”对于苏情父母从雷神秘境带出的东西,剑四一直耿耿于怀,毕竟那可能关系到成仙。

    “下去找死么,这幽冥涧上空可是不能飞行的!”不能亲眼看到苏情等人丧生,青绝终是有些不甘,看毕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那个东西你难道不想知道是啥?”面上犹有些不甘,剑四咬着牙,紧紧看着青绝,他不信对方一点都不动心。

    “人要是死了,得到那东西有啥用,死了能成仙吗?”微微摇了摇头,青绝却是有些不太赞同剑四的看法,成仙固然人人向往,可前提是得活着。

    “你们在说什么?”两人正说着,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空气一阵波荡,一灰色的人影从中缓缓现身,声音正是出自他的嘴中。

    剑四和青绝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地将手中剑对准了灰影,心中却是惊骇莫名,能在他们不知不觉中到得近前,对方的修为可想而知,绝对在他们之上。

    目光紧紧凝着灰影,仔细看了几眼后,青绝的面色陡变,迅速收起手中的飞剑,冲着灰影躬身便拜:“青绝参见老祖!”

    “什么?”剑四心中骇然,手腕一阵颤抖,慌忙将飞剑收起,学着青绝的样子冲老者恭敬道:“逍遥宗剑四,拜见前辈!”

    “嘿嘿,青绝小子,逍遥宗的晚辈,罢了,免礼!”灰影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一张如树纹般沟壑纵横的苍老脸庞出现,笑看着两人。

    轻吁了一口气,剑四悄然拭去额头的冷汗,能被青绝称为老祖的人,少说也是破虚境,那可是比他足足高两个境界的存在,捏死他便如蚂蚁一般。

    好在老者看着还算和蔼,并没有怪罪他们方才的无礼。

    远处的仙剑宗一众弟子,看到青绝和剑四恭敬冲灰袍人施礼,骇然之下,也全都飞了过来,一起对着灰袍老者拜了一拜。

    看着门下这些徒子徒孙,灰袍老者心情似也不错,笑着挥了挥手,让他们全部起身。

    “这是我仙剑宗老祖,你们还不好好重新参拜一下!”望着众弟子满脸敬畏,却极是疑惑的眼神,青绝没好气地道。

    众弟子闻言,微一愣后瞬即恍然,眼中露出狂喜,毕恭毕敬地对着灰袍老者大礼参拜,要是侥幸被看中的话,从此以后在门中的地位可就大为不同。

    灰袍老者自也理解众弟子的想法,只是他现在心中有事,只是大致扫了众弟子一眼,便将目光转向了青绝和剑四的身上。

    在众弟子失望的目光中,灰袍老者眼眸微微眯了眯,神色忽地一肃,冲着两人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我怎么似乎听见你们在说什么成仙?”

    相互对视了一眼,知道在一个破虚境的修士面前藏不住秘密,剑四索性坦然道:“前辈,我怀疑我宗的一个弟子身上有成仙的秘密,一路追来此处,本想和青绝道友将其擒下,谁知那小子直接跳下了幽冥涧!”

    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厉光,灰袍老者的呼吸略有些急促,身上气势不受控制地冲天而起,如山海一般,压迫得众人几乎喘不过气。

    身后的仙剑宗弟子修为最低,第一时间不受控制地“蹬蹬”退后了几步,一些修为不扎实地甚至嘴角溢出了血迹。

    剑四和青绝一样没例外,也向后退了一些,望向老者的眼中闪过了骇然,破虚境的强大,远远超乎他们的估计。

    看着众人的反应,灰袍老者这才察觉到自己失色,尴尬地一笑,身上气息瞬间被其倒吸回身体,转瞬消失不见。

    “咳咳,这风有点大,人老了难免有些力不存心,你继续,给我详细说说!”老者轻咳一声,借此掩饰尴尬,笑眯眯看着剑四。

    额上涌出几道黑线,剑四腹诽几句,便将方才讲的一段往事再次讲了出来:“事情要从十八年前说起”

    听着剑四的述说,灰袍老者的眉头渐渐皱起,身为仙剑宗的老祖,雷神秘境的事情他怎会不清楚,甚至当年机缘巧合下,也参与了一次秘境之行。

    只是收获的多是些外界难见的灵药灵果,以及一些早已绝迹的妖兽身上的材料,别的倒是没发现。

    此刻听剑四说起,他脑中迅速回忆,只是时隔多年,难免有些记不太清,哪怕修士的记忆力远超常人。

    眼中闪过沉思,灰袍老者极力回忆,灰袍老者不说话,其余人自也不敢说,甚至大气都不敢喘,气氛一时间有些沉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一直低头沉思的灰袍老者忽地抬起头,眼中射出一道金光,如电光般穿过黑暗,射进地下深不见底的幽冥涧,嘴中低呼道:“我想起来了,莫非是那个东西不成?”

    听老者这么一说,剑四和青绝的耳朵迅速竖起,因为幽冥涧只有御物境的修为才能进入,又是百年才开启一次,他们却是恰到好处地错过了那个机会。

    “是什么?”微迟疑了一下,青绝终究是按捺不下心中的好奇,出声问道。

    “一只怪兽,奇大无比的怪兽!”灰袍老者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毕竟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不值得隐瞒。

    “怪兽?”青绝和剑四眼中齐齐闪过疑惑,要是有巨大怪兽的话,怎么可能历届都有弟子活着走出。

    看出两人的疑惑,灰袍老者笑着道:“怪兽自然是死的,不过它身体外处处是恐怖的雷电,根本就看不清具体是什么妖兽,只知道很大,而这,也是唯一可能和成仙有关的东西!”

    “不对呀,当年我见那男子带出的只是一颗小小的雷球,难道我搞错了!”剑四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当年苏情父亲在最后关头抛出的那颗雷球,虽也不小,却和巨大扯不上关系。

    “是不是有关系,找到你们宗派那小子不就知道了,能在非开启时间段进入雷神秘境,定是有些原因的!”灰袍老者抚了抚胡须,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可是老祖,那小子已经”青绝看向深不见底的幽冥涧,眸中有一丝疑惑。

    “幽冥涧也不是不可以进入,要是那小子反应迅速,倒也不会摔死,不过会不会被妖兽吃掉,我就不知道了!”

    灰袍老者笑了笑,忽地冲着身后的弟子吩咐道:“你们谁愿意为老祖去下面找到那小子,不管生死,带回来就好,老祖我收他做亲传弟子!”

    灰袍老者此话落下,仙剑宗弟子瞬时哗然,不少人面上更是露出激动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