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楼 > 都市言情 > 总裁夫人二选一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八字相克
    “油嘴滑舌。??  ”蓉蓉娇笑一声。

    金松开了蓉蓉,整个人靠在了一旁:“你是今天的女主角,怎么也上来了?”

    “见你上来了,我就跟上来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蓉蓉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听在金的耳边却谨慎起来。蓉蓉莞尔一笑,偏头看向金:“刚刚我也在宴会中,原本也要靠近你的,可是你身边的花丛太过拥挤了。现在见你出来了,我也就跟上来了。”蓉蓉为她之前的话,加以注解,说的更详细了。

    可蓉蓉的解释,却并没有让金悬着的心放松下来。金一眼就分出蓉蓉话的真假。看着蓉蓉,她并不是怯场的那种人,虽然她有刻意的去伪装,可是她的气场却不是能伪装的。

    “金,她刚刚并没有一直在宴会中。她是直接奔着你来的。”耳边传来了凌希哲的声音,给金的猜测加以肯定。

    “能得到美女的青睐,是我的荣幸。”金说的优雅。

    “要与我一起回到宴会中吗?”蓉蓉邀请着金,芊芊玉手攀上了金的衣领。嘴角妩媚的笑容,明目张胆的勾引着金。

    不得不说,蓉蓉妩媚起来虽不如莫筱筱那般风情万种,却也是韵味十足。可怎奈金心中只能装下叶浩一人,伸手轻轻的握住了蓉蓉的手,慢慢下滑:“我先不回去了,在外面稍微透透气,一会儿就进去。”金拒绝着蓉蓉的盛情邀请,他还有事要和凌希哲他们说,他心中还有些疑惑。

    蓉蓉见金拒绝了自己,也没有勉强:“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一会儿宴会见。”向金摆了摆手,蓉蓉在金的注视下,离开了天台。

    确认人已经离开了,金转过身,伸手摸了摸刚刚蓉蓉攀上的衣领,果然在他的领子内部,被粘上了一颗微型监听器。这一东西更加肯定了金的疑惑,这个蓉蓉是完全知情的。金抬眸,见莫以泽已经从高墙后走了出来。

    “金,你这把妹的技术可以呀。我跟你说,你说话可得小心一点,如果我没记错,这微型监听器被浩改过之后,是带有录音功能的。浩如果过后想听,是完全可以从头听一遍的。”凌希哲好心的提醒声在耳边响起。

    金整个人再次悲剧了,为什么不早些和他说!如果说刚刚从凌希哲与莫以泽嘴中说出来的玩笑,叶浩能够识破。那现在这些呢!这些可都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

    金没有立刻回话,这一举动让凌希哲与莫以泽两人产生了疑惑。莫以泽的目光向金这面看来。便见金伸手将自己的衣领翻了过来,指了指上面的监听器。

    莫以泽立刻明白了金的含义:“哲,金的身上被放了监听器,想办法屏蔽一下,再查一下刚刚那个女生的背景。”

    常年的相处让几人都产生了强烈的默契,一个简单的动作,聪明的莫以泽便知道金的含义,还说出了金的猜测。

    金与莫以泽两人站在两栋楼的天台上相互对望,三分钟后,凌希哲的声音便在两人的耳边响起:“好了。金,这个蓉蓉有蹊跷,她的背景十分的干净,什么都查不出来。不过直觉告诉我,昨天的那个电脑高手,就是她!给我留活的啊。对了还有,我只争取到了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后你就不要说话了,也可以回宴会中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现在抓紧时间告诉我。”凌希哲的语十分的快。

    背景很干净!金没有立刻回话,脑海中还在想着还有什么途径能查到蓉蓉。

    “对了哲,资料上有没有说她的亲属?”金突然想到了什么。

    “没有,亲属栏是空出来的。”

    “不!她应该是有亲属的。哲,接下来,你找出前天晚上我与浩出去的那段时间,小吃街入口马路边的监控,应该可以找到蓉蓉的监控,其中还有一个男人和一个金的少年,那两个人和蓉蓉绝对有关系。”

    直觉告诉金,这个蓉蓉的背景绝不简单。想要杀自己的人一定是她!可是自己和她只是在黑夜中擦肩而过罢了,到今天之前,他们之间连一面之缘都算不上。她怎么就对自己这么恨呢!自己长的这么招人喜欢,不应该啊。难道自己和她天生八字相克?金分外不解!

    “好了,我回去了。一会儿还有什么事,我会想办法告诉你们。”金看了莫以泽一眼,转身离开了天台,他再在这待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回到了宴会中,金环顾着四周,并没有现蓉蓉的身影,看样子蓉蓉还没有出现。时间一点点的推移,金到觉得蓉蓉的不献身,更像是有什么阴谋。

    然而,蓉蓉仿佛很经不起别人在心中的念叨。如金所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帅哥。”

    金回过头,蓉蓉还是那身华丽的礼服,不过模样仿佛更加的妖娆了。金暗衬,不会这么长时间都是在补妆吧,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肯下来了?”服务员从两人的身边走过,蓉蓉让他停了下来,从他的手中取走了两杯红酒,递到了金的面前,笑得妩媚。

    “是啊,上面没有美女,待久了难免有些寂寞。”金优雅的接过了蓉蓉手中的酒杯,如一个高贵的王子一般,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便能轻易的勾住四周女生的目光。

    蓉蓉莞尔:“不知帅哥口中的美女,指的是谁?”

    “我更喜欢自信的女人。”金风雅一笑,灵巧的回答着蓉蓉的问题,同样也为自己增加了更多的印象分,身边的女人听到了金的话,各个都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姿,摆出一副自信的模样。

    “自信的女人固然是好,可是也得帅哥喜欢啊,难道只要是自信的女人,帅哥都喜欢?”蓉蓉再次问,随意的话语间带着若有若无的锋利。

    金轻笑,这一刻他是清楚的感觉到蓉蓉对他的敌意了。自己到底怎么惹到她了,这种小事都想让自己出丑,看来这是打算在将自己处死之前,让自己的形象先彻底破灭。